怎么当足球裁判清明追思丨京华大地上的名人墓园-周末跟我Go

清明追思丨京华大地上的名人墓园-周末跟我Go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被人遗忘才是……
在北京这片土地上,历经几朝古都,千年文化,聚集了太多历史上卓越的、伟大的人物,他们居住于此乃至终老。特别是近现代我是性瘾者,许多改变人们思想、触动民族心灵,推动历史发展的人物杜小啦,百年之后就长眠于这片土地。斯人已逝,但超越生死时空的是人的思想散发的光芒。怀念这些墓园里的芳魂,是对话,是追思,更是理解与继承他们身上的精神。


梁启超墓百年“戊戌”追忆任公

“亚洲大陆有一士,自名任公其姓梁。少年悬弧四方志,未敢久恋蓬莱乡。”三月的下午阳光正好,乘着新开通的西郊线,我来到了北京植物园,前去探访梁启超先生的家族墓地。
从东南门往里步行十来分钟,便能见到位于砖塔后方的梁启超墓园。墓园外是一段曲折深幽的小道,而墓园内更是苍松翠柏,古木参天,阳光透过树梢细碎地洒下,寂静而肃穆。我沿着墓园小道由南向北走到墓前,两边是低矮的冬青,东、西各伫立着康熙年间的高大石碑。由于清明将近,梁启超家族墓园的各个墓碑前均摆满了各种鲜花,其中梁思礼的墓碑前还洒满了红玫瑰花瓣和新鲜的兰花、白玫瑰与勿忘我,显然是刚有人前来凭吊离去。

走上九级石阶,暖风拂面,阳光斜照着宽大的墓碑,碑上“先考任公府君墓暨先妣李太夫人墓”两行阳文大字熠熠生辉。这是梁启超夫妇的合葬墓。我站在浅黄色的花岗石台上,深深地鞠下了三躬谢道韫咏絮。抬起身,四顾茫茫,杳无人迹,安静得仿佛听得见风动松涛的声籁。可注视墓碑,我分明依稀能看见和听到百年前那段汹涌的风云和鼎沸的人声:从公车上书到百日维新,戊戌政变到流往日本,从出任北京政府司法、财政总长到从事讲学,任公先生的每一步,都深深烙下了那个时代士人救亡图存、为时代奔走呼号的时代印记……“任公”出自《庄子集释》,指的是古代传说中善于捕鱼的人,其钓鱼场面惊心动魄,后常用以指超世的高士。梁启超先生号任公,以任公自比,也足见其年少时敢于破格的远大抱负。

如今,除了梁启超和他的两位夫人外,其弟梁启雄花猫加速器,其子梁思忠、梁思礼,其女梁思庄也都长眠于墓台下的柏林中王学圻怎么读。值得一提的是,梁启超墓园是由梁启超之子梁思成设计。从墓园择地来看,该墓园坐北朝南,其他三面青山环抱,独南面敞开,为典型的“负阴抱阳”的风水佳局。除了主墓,墓园西南还有个精致的八角纪念亭,亭子通体石构,立于双层八角形台基之上,四面辟门,亭顶为八角形叠顶,覆以琉璃绿瓦。亭内藻井的莲花纹样,不但雍容大气,更古雅厚重,充分展示了梁思成先生的精巧构思。
梁启超先生曾在《自励二首》中写道:“十年以后当思我,举国犹狂欲语谁?世界无穷愿无尽,海天寥廓立多时。”今年正好是戊戌变法一百周年,百年以后的今天,人们仍有“世界无穷愿无尽”的感慨,而当人们再次追忆起这位“拍碎双玉斗,慷慨一何多”的任公先生时,更多了深深的思索与喟叹。
GO提示
梁启超墓园位于香山植物园内,票价为5元,可刷市政交通一卡通。由于周末香山附近较为拥堵,建议游客可乘坐西郊线前往。梁启超墓园距香山植物园东南门较远,进入植物园后,如想直接前往梁启超墓园,可乘坐园内摆渡车,单程票价为20元。
(袁璐)

利玛窦墓他把孔子介绍到欧洲

利玛窦墓座落在官园桥西的北京行政学院内。我是从北门进入的,绕过布满爬山虎藤的主楼,会看到一片视野开阔的中心花园。正值阳光明媚,草地返青的春季,园林工人在给花园里的树木、花草浇着水,很多喜鹊自由自在地树枝和草地间穿梭,一派自然与祥和的景象。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这里的喜鹊不怎么怕人,有时就在自己的肩旁低翔,在自己的眼前觅食,只有太靠近它或车辆经过时,才会一跃而起。
利玛窦墓在这个花园的东南角,墓地坐北朝南,四周被几株翠柏和透花砖墙环绕成一个小陵园,南边有石牌坊大门一座。穿过大门,两侧是修剪得很整齐,略带香味的绿植,引领着人们来到利玛窦墓碑前。因为砖墙围绕,大门紧锁,没有提前电话联系,不能进入陵园朽木响河,好在砖墙不高,大门是铁艺的,且都镂空,对里面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利玛窦墓由一座汉白玉石碑和丘状坟墓组成,石碑高2.7米、宽0.94米,四周雕有一圈玫瑰花和橄榄枝,上面盘着一条巨龙。碑身正中刻有“耶稣会士利公之墓”八个汉字,还有一些外文,可谓是中西合璧。石碑后面是灰身黑顶圆拱式的长方形砖砌坟墓,墓高1.5米、长2.4米、宽1.3米。利玛窦墓碑两侧还有2座略小的墓碑,东侧为南怀仁墓,西侧为汤若望墓。
再往东是一个有几十座墓碑组成的墓地群,南边门口处立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利玛窦和外国传教士墓地”的石碑。
望着这座石碑,我思索着:400多年前,一个蓝眼睛、大鼻子的外国人历尽艰辛来到中国,能生存下来,尚属不易,还能有一番作为,让当时的皇帝赐赏墓地,永留京城,需要何等的智慧和才华呀。
根据史料记载,利玛窦1552年出生在意大利,19岁在罗马加入耶酥教会,1582年8月到了澳门,开始了在中国30年左右的传教生涯。早先,中国人一直认为中国是世界的中心,基督教在中国怎么可能有立足之地?利玛窦最初也像所有外国人一样,被视为蛮夷,备受歧视。在非常困苦的环境中,利玛窦凭着对基督教的虔诚,“向死而生”的坚毅、勇敢和智慧,总结了前人传教失败的经验,先“入乡随俗”,改用中国名,穿中国衣,吃中国饭,诚心诚意学习中国文化。他是第一个直接掌握中国文字的西方学者,并把中国的孔子和四书介绍到欧洲。同时,他在通过“西方僧侣”的身份,“汉语著述“的方式传播天主教教义的同时,并广交中国官员和社会名流,传播西方天文、数学、地理等科学技术知识,他的著述不仅对中西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也对日本和朝鲜半岛上的国家认识西方文明也产生了重要影响。鉴于他的成就,1610年去世时,获得万历皇帝的恩准和赏赐,葬于当时的二里沟,即现在的官园桥西。
400多年过去了,小小的陵园成了它安息的天堂,这里承载着他的贡献,也传承着他的精神。
GO提示
由于位于北京行政学院内,这里平时正常办公,因此进大门时需要身份证登记,且尽量不要进入办公楼内,也不要在院内大声喧哗。
(李海霞)

葛利普墓美籍地质学家长眠燕园

踏进红墙灰瓦的北京大学西校门,沿右转小路步行约百米,心情忽然变得肃穆起来——与中国文化深深结缘的葛利普先生之墓,就立在左手边的树丛与草地中间。
两排矮矮的石栏杆,为通向墓碑的石板路指引出方向。掠过还有些干枯的草地和已经吐翠的树木,我来到葛利普墓碑前。这是一块简单朴素的汉白玉石碑,上面用十行字概括了美籍地质学家葛利普先生的生平。
一位外国地质学家的墓碑为何会建到北大燕园中?在前来扫墓之前,我也专门了解了一些关于这位学者的事迹。

葛利普生于1870年,是近代地层学的创建人之一。1920年,他应邀来华担任中国农商部地质调查所古生物室主任,并任北京大学地质学系教授。中国大地广博神奇,资源丰富,这也为葛利普研究地质学提供了良好的条件。自这一年来华后,葛利普便把他的才情与热血深深洒进中国大地,在我国从事地质、古生物研究和教学26年,直到逝世。这座碑文上也写着:“葛氏在北京大学和地质调查所从事地质教育和科学研究工作二十余年,对我国地质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曾建议和参加编辑《中国古生物志》,撰写《中国地层》等专著及论文200多样。”可见,葛利普深深热爱着中国文化,并把他的名字与学术贡献永远地留在了中国地质学的历史长河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不愿与日本侵略者合作的葛利普被日军关进了北平集中营。营中的日子备受折磨,可葛利普却坚持学术创作。有相关人士回忆称,后来,在营中的葛利普双眼近乎失明。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才终于恢复自由。
怀着对中国的热爱,这位外籍地质学家在生前提出了将墓碑建在北京大学的愿望。墓碑最开始建在校园的沙滩地质馆,1982年7月迁至北大西门旁。如今,这块看似简单无华的墓碑,既是葛利普生前品质的象征,也是这位戴着眼镜、留着打卷短发的学者,与北大之间再续情缘的连接石。
GO提示
公交可乘332、运通106线在北京大学西门站下车,地铁可乘4号线到圆明园站A口出,而后步行约900米可到。普通游客需持身份证在西门口登记后才能进入。周边景点包括圆明园遗址公园、颐和园等。
(殷呈悦)

斯诺墓追思“中国人民的美国朋友”

北京大学未名湖畔,有一座斯诺墓。周恩来总理曾赞扬他说:“斯诺先生的一生,是中美两国人民诚挚友谊的见证。”
一个春日的中午,我来到这里纪念这位“中国人民的美国朋友”。从北京大学东门进入校园内,循着博雅塔的方向就来到了未名湖畔。当天迎春花、樱花已经盛开,柳枝已经吐芽,湖面上数只野鸭在嬉戏,一派春日好风光的景象。按照指示牌的指引,我开始寻找斯诺墓。拾级而上,抬眼望去,斯诺墓在一小坡上,上面松柏环绕,迎面就是一湖碧水,更显得幽静肃穆。斯诺墓墓碑为一长方形的白色大理石,碑上镌刻着叶剑英题词“中国人民的美国朋友埃德加·斯诺之墓”,下注英文。探访的当天,已经有一束鲜花摆在墓碑前面。
斯诺墓为什么会在北京大学。其实了解了斯诺的一生陈良全,就可以发现他与北京大学有着不解之缘——1934年初,斯诺以美国《纽约日报》驻华记者身份应邀兼任燕京大学新闻系讲师春川战役,讲授新闻学课程,深受同学们的欢迎和爱戴。1936年10月末,斯诺从陕甘宁边区回到北平之后热情地向北大、清华、燕大的青年学生介绍陕北见闻,在临湖轩放映他拍摄的反映苏区生活的影片、幻灯片,展示照片,让国统区青年看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等红军领袖的形象,看到了“红旗下的中国”。在燕园,斯诺完成了《西行漫记》的写作。新中国成立后,斯诺于1960年6月来到北京,来到北京大学会见了师生和当年友人,访问进行了5个月。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渊源,1972年斯诺在日内瓦逝世,按照他生前所愿:“我爱中国,我愿在死后把我的一部分留在那里,就像我活着时那样纨绔长公主。”其骨灰的一部分于1973年10月19日安葬在北大未名湖畔。1993年3月4日,中国埃德加·斯诺研究中心在北京大学成立。
当天,我还在斯诺墓附近随机问了几名大学生,他们对斯诺并不陌生。有一位甚至很熟悉斯诺书中的一句话:“从前最重要的是国立北京大学,在那里,培养了共产党最重要的创造者,到如今,北大还是雄心勃勃的艺术和科学系学生以及毕业的研究人员向往的地方”。据报道,如今在北京大学,斯诺就像一个资源储存极为丰富的矿藏,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学者源源不断地加入进来,与他的生命展开对话,也有不少硕士生、博士生选择斯诺作为论文题目,这都显示了斯诺历久弥新的思想价值。
GO提示
乘地铁4号线到北京大学东门站下,从北大东门进入走几分钟就能看到斯诺墓梁旭辉。社会人员进入北大要登记身份证。
(于建)

李大钊墓他把马克思主义引入中国

“在这世界的群众运动的中间,历史上残余的东西,什么皇帝咧,贵族咧,军阀咧,官僚咧,军国主义咧,资本主义咧——凡可以障阻这新运动的进路的,必挟雷霆万钧的力量摧拉他们……人道的警钟响了!自由的曙光现了!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一百年以前,革命的炮声响彻俄国,时任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的李大钊带着激动的心情,写下了这番慷慨激昂的文字,从此,马克思主义开始在中华大地上广泛传播。如今,在香山脚下的万安公墓内,一座古朴而庄重的李大钊烈士陵园埋葬了这位改变中国革命的先驱者。

李大钊烈士陵园修建于1982年,是为纪念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烈士而建立的。从万安公墓的大门沿着道路向前走,路旁的玉兰正含苞待放,穿过一片轻松翠柏之后,便来到了烈士陵园的正门。陵园座西朝东,是在30年代万安公墓主体建筑的基础上改建的,牌楼式的园门,上悬挂李大钊烈士陵园匾额。对着园门是李大钊汉白玉立式雕像,雕像背后是李大钊烈士及夫人赵纫兰墓地。墓碑上铭刻着邓小平题写“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李大钊烈士永垂不朽”。背面题写的是由中共中央撰写的《李大钊烈士碑文》。
李大钊,1889年出生在河北乐亭县。早期在东京早稻田大学政治本科学习。回国后,他积极投身于新文化运动,成为新文化运动的一员主将。随后,他以《新青年》和《每周评论》等为阵地,相继发表了《法俄革命之比较观》、《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等大量宣传十月革命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章和演说,并积极筹划组织建立共产主义组织。1921年7月,中共一大召开,李大钊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
1926年3月底,李大钊从容就义,时年38岁于垚辰。李大钊壮烈牺牲之后,他的灵柩曾在妙光阁浙寺停放了整整六年。直到1933年,在北大13位发起人的募捐之下,李大钊才得以在北平西郊的万安公墓入土为安。
1982年张思德的故事,中共中央决定修建李大钊烈士陵园。在移灵的过程中,还发现了1933年一起下葬的一块墓碑,如今,这面刻有"中华革命领袖李大钊同志之墓"字样的墓碑,也被移到了陈列室中展出怎么当足球裁判。
GO提示
李大钊烈士陵园位于万安公墓内,公交可搭乘西郊线在万安站下车。陵园免费对外开放,开放时间为每日早8点到下午4点。除了李大钊墓外,万安公墓内还有朱自清墓、曹禺墓、启功墓等处可供凭吊。
(李博)

王洛宾墓墓园回荡“在那遥远的地方”

《掀起你的盖头来》、《在那遥远的地方》、《阿拉木汗》、《半个月亮爬上来》、《大板城的姑娘》《青春舞曲》……这些让人看到歌名就不自觉哼唱的歌儿均来自于王洛宾,它们凝聚了半个世纪以来,西部大漠草原人民最纯朴的心声。1996年3月,王洛宾像星星一样殒落了,他的青春小鸟也一去不回来了,但是他留下的这些歌曲却一直在几代人中传唱。爱姑娘的黑眼睛,爱草原的红太阳,爱大漠的天空,爱照着梳妆台的月亮……王洛宾一生收集、整理、创作了一千多首民歌和歌曲,深深地打动着人们的心,让人从中可以得到一份美的享受,一份慰籍,一份祈望。

怀着敬畏之心,我和朋友手拿鲜花拜谒位于香山附近的金山陵园王洛宾墓地。天气晴好,将车停在山脚下,沿山路步行20多分钟就到了目的地。如果不定睛细看,还以为到达一处别墅区。高山流水、栈道通行,遍地紫色瓜叶菊从低处蔓延至高处,这哪里是墓园,简直是一处静谧的“空中花园”。也难怪,金山陵园位于燕京八景“西山晴雪”、“香山红叶”风景区之内,背靠西山形成环抱之势,旁边就是碧云寺、卧佛寺,远处还可以看到昆明湖。如此清幽的地理环境让许多名人长眠于此,不受凡世叨扰。

缘着主木栈道上行便来到北静园,走上石阶,左手边第一处就是王洛宾与夫人黄玉兰之墓,墓碑前已有几株菊花,看来已有人拜祭。墓表上镌刻着六百余字的《民族音乐家王洛宾墓志铭》,墓碑背面镌刻着王老手书体的《在那遥远的地方》词谱:“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看到歌词不禁让人哼唱起来,感叹这些歌曲伴随着多少人度过难忘的金色年华,或许有些歌曲还会融入生活故事,成为经久不忘的典藏旋律和不朽的追忆与回味。工作人员告诉我,常有像齐秦这样的歌星影星前来祭拜,还有人会带吉他、手风琴现场演奏来怀念这位音乐大师。
GO提示
金山陵园位于西山公园与香山公园之间,可驱车前往,也可将车停于山脚下徒步上山。注意,陵园位于山麓深处,途中如遇岔路,那一定是登山爱好者的登山线路,一旦上山再找陵园就难了,所以一定要沿主路行进。陵园每天17:00前开放,中午12:00后自驾车才能开进陵园。
(曲经纬)

梅兰芳墓一缕梅香存世间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见玉兔又早东升炎魔的珠宝。”以上这段,出自京剧《贵妃醉酒》迷失背后,演出者梅兰芳先生。提起梅兰芳,即便是京剧的门外汉,也能说出这是京剧旦角、四大名旦之首甄云龙,创立了著名的梅派。或者,稍微熟悉的人还能说出,在西城区的护国寺街,坐落着梅兰芳纪念馆,梅兰芳先生在此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10年。那么,你知道梅兰芳墓么?金容仙
位于香山东侧的万花山,不算起眼的小山坡上,便是梅兰芳墓所在地。据记载,因万花山与梅兰芳的字“畹华”同音,梅先生对此地情有独钟,便买下了这附近17亩山坡地,作为其家族墓地。1961年梅兰芳逝世后,周恩来总理曾打算将梅先生安葬在八宝山瞿秋白墓旁。但第二任夫人福芝芳提出两点要求,一是不解剖,二是不火化,葬在万花山自家坟地,与王氏夫人并葬。所以,一代京剧大师没有安葬在国葬八宝山,就葬在了家族墓地。1980年代,福芝芳去世后,也葬在了这里。
墓地的风格,就像是梅先生给人留下的印象,朴实无华,自显庄重小松千春。墓地以梅花为基调,墓园、甬道、墓基和主墓都是由梅花作为主要图案:甬道上嵌的是碎石子组成的梅花图案,墓基用白色大理石砌成的五枚花瓣,就像是一朵洁白的梅花。墓后大理石墓碑上刻着“梅兰芳之墓”,是其秘书许姬传手书。墓碑后边还有个弧形的坡道,上面分布了六座墓穴,分别是梅兰芳的祖父、父亲、伯父等亲人。其祖父梅巧玲,工青衣,是著名的“同光十三绝”之一;伯父梅雨田,是长期为谭鑫培先生操琴的“胡琴圣手”;父亲梅竹芬,也是京剧大家,唱青衣、花旦。
提起梅兰芳墓,还有一段广为流传的佳话,就是安葬所用的阴沉木棺。据说,这副木棺,是经周恩来总理特批,从国库特别取出,阴沉木质地坚硬,不腐不蛀,十分名贵。周总理为何对京剧大师如此器重?一是梅兰芳是著名的京剧艺术家,总理为国惜才。更重要的,是梅兰芳先生的爱国情怀,抗日时期,梅兰芳蓄须明志不为日本人唱戏,生活捉襟见肘时卖画为生也不为一斗米折腰。如此气概,值得后人敬仰。
GO提示
春天正是踏春的好时光,过植物园,沿香山路爬坡,右拐走卧佛寺西路,到植物园西门左拐,骑行数百米,就可找到梅兰芳墓。参观完梅兰芳墓后,如果还有闲暇时间,也可以去旁边的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和香山爬山踏青。需要注意的是,遇到周末,香山南路区域车流量比较大,停车位紧张,建议公共交通出行。
(赵莹莹)

袁崇焕墓隐身在都市小区将军墓

坟墓与城中心的居民区毗邻,在国外习以为常,在国内却并不多见。在北京,东花市繁华地带的小区内,却有着一座祠堂和墓园,这里埋葬着明代民族先烈袁崇焕,至今已经近400年。
东花市南里小区,就像北京许多小区一样,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而穿过这一片世间的热闹,往小区后走去,就是一条通往袁崇焕祠堂和墓地的幽静小路,两边绿树成荫。掩映在绿荫里是一座灰瓦红墙的四合院,门口立着文物保护的门碑,门匾上写着“民代爱国先烈袁崇焕墓”。

进入小院,对面就是三间正房。正殿是介绍袁崇焕生平事迹以及袁崇焕墓的来历李琼久,正中悬“明代粤先烈袁督师墓堂”。殿内中央摆放着一张条案,中堂上悬挂着袁崇焕画像。我去的时候,这里还有几位游客,一位女士端详袁崇焕画像后对同伴说,要在今天,袁大将军的颜值也是偶像级人物了。
画像两侧楹联上书“权策必因图雪耻东方爱婴之歌,横弋原不为封侯”,横批“碧血丹心”。这大概就是袁崇焕一生的概括了。两侧展览中,最值得一看的是两副字:一副是乾隆四十年为袁崇焕昭雪沉冤的上谕,一副是上世纪“50年代”的四大名士李济深、叶恭绰、章士钊、柳亚子联名直接写给毛主席的报告。50年代北京市政府规定城内的墓地都迁往城外,而袁崇焕墓地在广渠门内,属于迁出范围,报告内容就是请求在原地保留袁崇焕墓,上边有毛主席给时任北京市长彭真的批语。这直接说明了袁崇焕墓为何能在京城闹市中得以保存下来。

绕过正殿,就是墓地的所在,青砖地面苔痕斑斑,几棵苍松环抱着墓碑,十分幽静。一座墓碑上写着“有明袁大将军墓”,案台上摆有鲜花和香烛。他的墓边上有座小墓,那是当年盗取他的尸体安葬的佘义士之墓。一生忠义的袁崇焕被诬陷后入狱惨死,当天夜里,袁崇焕手下一名佘姓谋士盗取了袁崇焕高悬杆顶的头颅,将其安葬。当年,东花市这一带都是墓地,叫广东义园,专门安葬在北京的广东人。
佘义士临终还立下家训:佘姓世代不得为官,世代不得离开此地,必须代代为袁将军守墓,至今已经17代了。现在这一代守护人佘幼芝老人已经80岁了,一生历经坎坷,却依然坚守着当年的誓言。袁崇焕爱国精神令人敬仰,而佘义士的壮举以及几代人的坚守也感天动地。
“袁崇焕是广东人,每到清明前后,都会有很多两广同乡来这里为袁大将军扫墓、祭拜。”工作人员告诉我,清明前后,全国各地来这里祭拜的人尤为多,特别是近几年流行起历史读物,使得更多人了解到明代这段历史后,纷纷找到这里来瞻仰祭奠。
GO提示
袁崇焕墓地址:乘坐公交8路、12路、525路至白桥大街站下车,地铁7号线广渠门内站下车,步行300米左右即到。
门票2元,周一闭馆。
(傅洋)

詹天佑墓“铁路之父”陪伴京张铁路长眠

高铁日益发达的今天,所剩不多的慢悠悠的绿皮火车,开始吸引更多游客去怀旧,去体验旧时光。而说起记忆里那些一百多年的老铁路,我们不得不提一位人物,就是有着“中国铁路之父”、“中国近代工程之父”之称的詹天佑先生。
1861年生于广东的詹天佑先生,12岁留学美国,1878年考入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系,他负责修建了京张铁路等工程。建于上世纪初的京张铁路是首条由中国人自行设计、自行建设的干线铁路,可以说是近代中国工业标志性的成果,是近代中国的骄傲。
京张铁路起始自北京丰台柳村,经居关、八达岭、河北的沙城、宣化至张家口,全长201.2公里,于1905年9月4日开工,1909年8月11日建成,10月2日通车。当时,火车想要通过八达岭,需要开凿一条2000多米的隧洞,但这是当时的施工技术、经费和时间所不允许的。詹天佑先生创造性地设计了“人字形”铁路,采用延长行车距离、提升海拔高度、缩短山洞长度的办法,最终开凿的八达岭山洞仅为1091米,解决了巨大的施工难题。
1982年,詹天佑先生及其夫人谭菊珍的骨灰从北京海淀的万泉庄迁葬于青龙桥车站,而青龙桥车站就属于京张铁路,车站的站名由关宪钧题写于光绪戊申(1908年)秋季,青灰色古朴外墙、很有民国风气质的站房保留着修建时的样式,站内有旧时男女宾分开的两个候车室。
这座号称“中国最文艺”的小车站朴实无华的静静伫立了一百多年,它被群山包围,在长城脚下,如今已不再有上下乘车的客运业务。詹天佑先生长眠于此,陪伴着自己亲手设计的铁路叶圣涛,是再合适不过的了。青龙桥火车站所在的南口至八达岭段是百年京张铁路保留较完整的一段,在20公里的距离中,分布着南口、东园、居庸关、三堡、青龙桥5座老车站。在青龙桥火车站,可以看到詹天佑先生建造的著名“人字形铁路”的尽头。
青龙桥车站房西侧,便是京张铁路纪念碑及詹天佑塑像。原来,因为詹天佑先生的杰出贡献,早在1922年,北洋政府就已在青龙桥车站为其立起了塑像,并在塑像旁建碑亭,内立大总统徐世昌颁给之碑。
詹天佑塑像的基座上刻着“詹公天佑之象”六字,塑像后则是坐北朝南的詹天佑先生墓地。墓室是由半浮雕的九块花岗岩石块与一个洁白的汉白玉石半圆冢所组成。冢下为墓穴,其内摆放着詹天佑先生及夫人谭菊珍的骨灰盒。墓碑是用花岗石镶边黑色大理石,其上刻写着500余字的“詹天佑先生生平”。
GO提示
在德胜门乘坐919公交车可以到达青龙桥站,在终点站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站下车,下车后一路东行,穿过1905年修建的隧道,路过“红叶岭”几个红字,一路继续向前沿着铁道走不到一百米,就可以与青龙桥站、詹天佑雕像和墓地相遇。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的“红叶岭”,除了是秋季赏红叶的好去处,也是春夏季赏暴马丁香、杏花、梨花等花卉的美好目的地。
(孟环)
周末跟我GO | 北京晚报出品
责编/傅洋设计/冯晨清微信小编/李博
封面文字/ 傅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