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卸载显卡驱动日记是解决问题的强大工具-有空就读书

日记是解决问题的强大工具-有空就读书

写日记是我们从小被培养的习惯,但能坚持的人却少之又少。事实上,日记远远不是记录每天发生了什么,它更重要的价值在于——将你脑中的思维呈现在纸上。
利用笔纸,或电脑屏幕,你将个人思维意识外在延伸,很多原来脑袋里想不明白的复杂问题,就慢慢清晰了起来。你将逐渐减少对潜意识和直觉的依赖。

个人发展最强大的工具之一,就是坚持写个人日记。山岸秀匡
我从1996年开始就一直写纸质日记马世莉,两年前又转换到使用日记软件,软件方式更加迅速便捷。
我所用的日记程序是The Journal(电子日记本),售价为39.95美元,包含45天全功能免费试用期。但老实说,我认为与自己从中获得的价值相比,这个价格太过便宜。我觉得79-99美元倒是更公平的售价。
我刚买了第二套软件送给妻子,因为她也有写日记的习惯。当然妖女莫逃,你可以只用文字处理软件在电脑上写日记,但我对这款专用日记软件的喜爱之处在于,它有内建的日历功能,能让人轻松按日期即时查看日记内容。你还可通过输入特定关键词,搜索以往日记麻仓叶王。

1.我用日记干嘛?
虽然很多人用日记作为保存生活事件的记录,我一般不会劳烦自己写下这些内容,甚至很少回头阅读以往日记。
对我来说杨受成争气,它主要就是解决问题的工具,一种透彻思考复杂决定,直到自己获得清晰感的有效方式。
我平均每月写5-10篇日记,经常以写下想要解决的问题或者麻烦来开始一篇新日记,然后进一步探索相应问题的可能解决空间。
有时那些问题非常简单,比如“我该为下次演讲(或下篇文章)选择什么话题?”其他时候我则会探索更宽广的主题,例如“我想在2010年成为什么样子,为实现这个目标现在需要开始/停止做哪些事情怎么卸载显卡驱动?”
有时我只用头脑风暴来想出所有可能解决方案。另一些时候则会从各种不同角度分析同一个问题,以便更全面地理解它。
例如,我可能会自问:“爱因斯坦会怎样解决这种问题?达芬奇又将如何解决?金·凯瑞(美国喜剧演员)呢?还有皮卡德舰长(《星际旅行》中的人物角色)?”或者我会问自己:“这个问题的有益一面是什么?我如何能避免,甚至无需解决这种问题?这个问题的最优解决方案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2.日记是头脑训练
我发现这种练习极具价值。
当只通过在脑中彻想来解决问题时,我可以成功解决一些简单麻烦,但彻想方式经常难以解决更为复杂的问题。我要么无法找到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要么对问题理解得不够到位,感觉找到的解决方案并不太好。或者有时找到了感觉不错的解决方案,但睡过一晚第二天再看,那个方案似乎也没那么明智张益宁。
因此,与其在脑中彻想这些事情,不如把它们全部详写下来,以便处理这类庞大、棘手的问题。
冥思苦想常会让人陷入兜圈子的状态,而我们的大脑又倾向对事物进行过度概括,即:总想基于各种模式规律,通过给事情分门别类,直接简化它们。
不过,有时具体考虑某个问题的原初事实,也是非常重要的分析解决方法。而非根据以往已解决问题的固定模式,试图将它永久性套用在当前问题上。
例如,若你经营的生意出现了一次暂时销售下降,而你以前遇过这种情形并克服了其中问题,这时你就需要考虑此次销售下降存在特殊原因的可能性,无法再通过套用以往解决方案进行处理。
通过在纸面上对问题进行分析探索,我避免了陷入兜圈子思考的麻烦,这种方式也更易看出解决方案的考虑空间。
一旦我从某个特定角度写出一个问题,便可将这一部分的问题放到一边,继续探索其他部分铁血骠骑。
写下的记录能让人从足够多的角度轻松考虑问题,对自己全面理解当前问题感到充分自信,以便做出明智决定。因此从本质上讲,写日记能让我克服个人大脑在功能上的某些限制,高效拓展思维记忆,有力解决更加复杂的问题。
有些问题本身就过于庞大,无法只靠在脑中思索获得全面理解。个人清醒思维只能专注于当事人所面对问题的很小一部分。我们的大脑极其强大,但清醒思维在同时专注于多个并行想法的能力上王吱吱,依然非常有限。
例如,你可以选择让眼睛视觉化想象一棵苹果树,但你能同时从一百个不同角度视觉化想象这棵树,以挑出会看到最多苹果的那个角度吗?
有时靠大虾的做法,即使像“我晚饭该吃什么”这样的简单问题,就足以令我们的大脑思维满负荷运转。
因为要想真正做出最佳决定,我们可能必须考虑自己吃过的所有晚饭,对它们的味道、搭配、营养价值、花费、便利度等进行优先排序。
对于像这样的简单决定,我们也许能考虑三、四个选项,然后挑出自认为最佳的一个。
但若我们面对的是更为重大的决定,将带来极为深远的影响结果,这时所做选择对自己重要得多,至少要让它接近最优决定,我们又该怎么办?
3.解决问题的强大工具
生活中充满这类选择。
我该从事什么职业?我该去哪里生活?我是该离婚,还是待在毫无幸福感的婚姻里?这些都是充满挑战的人生决定。
你当然可以随意做出这些选择,无需仔细考虑,但你将是生活在选择后果里的那个人。倘若在选择风险如此高时,你不为做出最佳选择,全力应用个人才智,那你对自己人生价值又到底抱有何种看法?
即使写日记无法克服个人清醒思维的主要局限,难以系统考虑多达百万数量级的可能解决方案,但把事情清楚写下来,至少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我们依然不得不把做出决定的主要任务委派给自己的潜意识、直觉,以及情感能力。但我们越能在清醒思维中处理这个过程(利用笔纸丝黛拉苟萨,或电脑屏幕,把它们作为个人思维意识的外在延伸),就越能获得更多清晰感和专注度,从而知道自己所做的都会是正确决定。
而且长远看来,为做出更清醒决定,经历多年思维自律训练后,我们终将收获更加伟大的人生成果。▲
本文转载自译言网 www.yeeyan.org
作者Steve Pavlina,译者SPC
若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纳格利,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