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左权网王庆雪——一支画笔闯天下-兖州头条

王庆雪——一支画笔闯天下-兖州头条

作者:邵云虎
久闻王庆雪大名,便有了拜访的冲动,终于在戊戌年初四和子君哥成行,去见神交许久的民间传奇画家王庆雪老师。来到锦绣家园高楼下,只见一个留着花白马尾辫的中年人守候那里迎接我们的到来,我说他是“中年人”是因为他的长相显得很年青,瘦削的脸庞上并没有多少条岁月刻下的痕迹,与年过花甲的实际年龄相比,他就是大家眼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王庆雪,兖州人,1958年出生。深耕书画圈几十年了,他也有了诸多响亮的头衔: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高层决策书画专家委员会理事、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会员、北京高端画院画师、宝玉阁书画院常务院长、山东九州壁画艺术研究院院长。
王庆雪虽久处京畿之地,亦是成名成功之人,然其待人热忱有加,骨子保留着农民的淳朴慷慨,山西左权网他的家乡是兖州城西滋山旁的故县村,这里是“坐怀不乱真君子”有着“和圣”之称的柳下惠的故里,看来,形端表正的“端信”文化早已植入此乡民人的血脉之中。
人与人相交相知无过于一个“缘”字,我们仿佛早就熟识,省却了三五次交往才能熟稔的过程,之前的我,心中对画家王庆雪已十分敬佩,并不是因为他那些名头,而是因为子君哥说过他的经历特别奇特,他是一个农民,却用一支画笔养活自己,他的画作在本地以外的地方很受买家认可,求其画作者往往不远千里而来,他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车、房、门面、画室等代表成功人士的物质条件一应俱全,现在的他更是不为金钱所累,天涯海角四处游走,活得相当的潇洒浪漫,这些成就的取得凭借的仅仅是他手中的一支画笔。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本分是挥镰荷锄,王庆雪是地道的农民,他却把沉重的铁锹换成了纤弱的毛笔,把宽阔的田垄变成了宣纸上窄细的线条,把红彤彤的高粱、密不透风的轻纱帐、一望无垠的麦苗变成了肆意渲染的画面。我不禁好奇地问:“您是怎样做到的呢?”
王庆雪的父亲是一名乡村教师,亦农亦教,这种身份比之农民仅仅是略有文化水平林树哲,他的母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卧龙吟巡查,然而这位农村妇女与众不同的是身怀一门民间绝技——剪纸,她能把人物景物、花鸟虫鱼等通过小小的剪刀须臾间跃然于一张纸上,人物栩栩如生,鸟鱼活灵活现,佛主庄严肃穆,福禄寿喜吉祥纳福,活灵活现的剪纸作品让下里巴人为之目眩,于是,年节之际、婚嫁之时,村里人家谁也少不得求她惠赠一二,王庆雪的母亲是有求必应,宁肯放下手中的活计蓝染忽右介,也要为近亲相邻干这个“正事”。忙碌着的母亲或许不知道,她的心灵手巧正在潜移默化给一旁看热闹的王庆雪,剪纸上灿然的大千世界无意间刻在了他的记忆深处,春蚕吃下的是蕴布满脉络的桑叶,吐出的是丝丝缕缕,留在王庆雪脑海中的一人一形象、一花一世界、一物一显现,积累如许多多,他的细胞中自然刻入了“艺术”之魂。
束缚在田地上的农民成为世界上最安分的族群,大禹治水定鼎九州,古兖州就是其中之一森迫永依,源远流长的泗河经儒教圣地——曲阜流经于此,一路向西连接京杭大运河,水源充足、土质肥沃,从古至今一直是粮食主产区。《史记?货殖列传》中记载“邹、鲁滨洙、泗,犹有周公遗风,俗好儒,备於礼,故其民龊龊。颇有桑麻之业,无林泽之饶。”阐明了这里的民风是安贫乐道、重乡恋家,男耕女织是最基本的劳作方式。
安详静谧的农村中雪藏着诸多能人,他们如同蛰伏在角角落落里的春虫,等待着一声春雷的响起,然后争相突破樊笼,挣扎而出。
1977年,一声惊雷终于响起,比之前的任何一次响声更加洪亮透彻,春天来了,这个具有特殊的春天被贴上神圣的“科学”之名。久违的高考成了另一个时代的最强音,经过十年压抑,知识爆发出顽强的生命力,神州无处不是点灯熬油学习的男男女女,从而造就出“老三届”闪耀中国的神话。可是,上学时的王庆雪很“幸运”,每天自由浪漫、无拘无束,学业并没有成为负累,不幸的是腹中空空的他面对跳出农门的大好机遇,只能望洋兴叹。知识改变命运,文化才是自信的源泉,王庆雪不是“鲤鱼”,他跳不出农门,只能继续守在厚厚的黄土地上,耕耘在田间地头,每天流着臭汗仰望着地平线上那一抹晚霞。直到今天日食妖后,王庆雪依旧是一个农民,而农民身份已成为新时代最自由的群体,可耕可读,可以天南地北,亦可以睥睨江湖,广阔天地,任由作为。
一个偶然的机缘,当地画家李宝亮来此培训乡镇文化爱好者,学生时代热衷涂抹两笔的王庆雪当然抓住了这个机遇,短短一周时间,“野路子”的王庆雪便找到了通向书画艺术神圣殿堂的一扇门,而后慕名跑到县城李宝亮家中,一个头磕在地上,成为他的入室弟子,至今,王庆雪言谈之中尚且感恩李老师给了他梦想起航的一个起点。
不论何人,想把艺术修炼到高层次,无非勤奋、天赋、悟性,上手作画之后,王庆雪自豪地认定自己就是吃这碗饭的“主儿”,天赋、悟性皆不缺,唯有下一番寒彻苦的功夫,梅花自然分外香。他暗想,早晚有一天,我要用手中的画笔赢得想要的生活和社会的尊重。
众所周知,一门艺术如果只想成为雅好,那是一种休闲和娱乐方式,无工资、无收入、无家底的王庆雪不会把画画当“玩儿”,一个农民的他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父亲说,从古至今有道是穷文富武,咱农民田地里刨食,别说颜料,就是买几张宣纸都费力,你要用画笔挣上大钱,那不是笑话吗?我看你还是先学一门手艺吧!几天后,王庆雪想不到的是父亲给他请来了一个在集市上拔牙镶牙的师傅,从此让他跟从师傅赶集赶会干起了这个挣现钱的活计,一干就是八年时光。如果爱,这样活计就能成为他的生存之道,可是,他从骨子里不爱这一套,浑浑噩噩中度过着每一天,成家后拥有自主权的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父亲的好意安排。
学生时期,王庆雪常跟着文宣队画文革题材的宣传画,这倒是练习人物最直接的方式,画的都是大家在报纸上经常看到的大人物,若画的不像,实实在在的老百姓当然不乏揶揄和鄙视,所以,他们就是最好的检验员。今天的王庆雪非常感激那段时光,现在的他看到什么人都能画出来,而且形神兼备,就来自于那时的大量练习。其实,不止王庆雪需要大量练习,著名画家齐白石也是勤奋有加的“励志哥”,自27岁那年他正式从师卢丽莉,数十年如一日,几乎没有一天不画画。据记载,齐白石一生只间断过三次:第一次是他63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七天七夜昏迷不醒;第二次是他64岁那年,他的母亲辞世,由于过分悲恸,几天不能画画;第三次是他95岁时,也因生病而辍笔,而这三次加起来也仅仅一个月。
能力是基础,机遇是阳光,幸运的王庆雪迎来了春雷阵阵,一脚踏进文艺界的春天里,刚刚改革开放,各项事业百废待兴,文化事业空前繁荣,单调呆板的文革画作终于被清新亮丽的现代画作所代替,仕女图、人体画、油画等越来越被大众接受,王庆雪的画作也在报刊中发表,获得了一些省市级别的大小奖励,这也给了他许多自信的阳光。
一个农民不爱研究施肥浇水,而是热爱舞文弄墨,王庆雪在农民中显然是个另类,另类的好处就是他在本乡本土的知名度特别高。勤劳致富的年代,地里多打些粮食、牲口圈里多些牛羊才是农民的真本事,王庆雪凭一支画笔能发家致富吗?村民谁也不会认可,心底说,他就等着喝西北风吧!然而,这个不务正业的农民却被许多单位、学校、镇村还有文化部门敬为座上宾,因为各级各类的检查评比中,表格牌匾、制度章程、宣传标语、风貌绘图等都离不开他,那时并没有电脑和打印机可以代工,墙上的标语和宣传壁画,需要他挥毫泼墨。
每逢年节和红白喜事之时,王庆雪更成为村民热捧的“香饽饽”,他为大家写了不知多少幅联对,许多乡民到他家放下红纸,张嘴便说:“庆雪,写五合门的!”王庆雪哑然失笑地接过纸张,饱蘸自家的墨汁为大家免费书写,一直到年三十的饺子端上桌才能歇歇手。哎,这也是练习的一种方式吧!九十年代时,中国大地上横空而出一个大书法家——庞中华,他教授大家练习各种字体的硬笔书法,几本字帖印数达到上亿册可见他的知名度是何等的厉害,庞中华的字是怎么练出来的呢?说来好笑,庞中华利用的是文革期间写大字报的大好机会,不停的书写,不停的练习,反正纸张不缺,墨汁管够,看来,成功的机缘也有许多偶然因素,要想成功,聪明人必然珍惜一次次偶然获取的机缘。
小打小闹了十几年,王庆雪虽没有穷困潦倒,但也没有实现当初学画时发下的誓言——用一支笔养活全家,用一支笔实现人生梦想!人物、山水、景物等已经随心所欲,写意、工笔、水墨等无所不能,有此本领何不施展?于是,王庆雪不再安分了,他决定到外边的世界闯一闯,心想,即使铩羽而归、遍体鳞伤亦是人生难得的一种阅历,没有了土地和户口的束缚,不去拼搏一番,今生必必留下遗憾!此时,一颗小青杏的马云还没有说:“梦想总还是要有的,万一成功了呢?”其实,这时王庆雪的梦想就是用手中的画笔实现富裕、自由、自信,艺术家的名号倒是可有可无。
首都北京是各种“漂”的天堂,又是他们梦魇之地,成功便叱咤风云,失败则不明一名。像王庆雪一样的画家俯拾皆是,几大文化市场上,新手的书画作品几元钱一张,别人还不想买,王庆雪凭借什么过人的本领脱颖而出呢马惜如?
生存是人生第一要务,王庆雪通过老乡介绍来到了故宫博物院,干起修复亭台楼阁壁画修补的活计,这种活儿可以是画家而为,也可以是农民工描涂,技术含量并不高,依旧聚集着许多北漂画家于金源,其中不乏名家高人,因为这里有口饭吃。
南来北往的农民工、画家们一次闲聊中,有人说,成都有家大企业想在整座楼上画一幅大壁画,找过多人竟无人敢接,耳尖的王庆雪一听,立即问谁是中间人,好心好意的这帮朋友们纷纷帮他打探,几天后,终于找到了那个放话的人,约谈了细节后,王庆雪毫不犹豫地跟他一起踏上了成都之路,刷过许多墙壁画的他并没有觉得高楼上画画有多难,别人不能做的事,才能获得高额回报,当时的他就是想得如此简单而实际。



在高楼外墙作画,其实和粉刷匠一个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他要在脑海内构思整幅画面的布局,勾勒出比例适合的枝、叶、花的形状,干起来后,他才觉察到在高120米、宽80米的“画纸”上作画,还真不是一般人敢于接手向延红,何况高空作业还要克服胆怯和眩晕等心理因素,在摇摇晃晃的吊篮里王庆雪每天只能工作两个小时,不过,仅仅四十多天时间,王庆雪就完成了四川成都天府广场国际华洋城大酒店高90米、宽60米的24层大楼外墙巨型壁画《胡姬兰》,创造了中国第一个大型楼体彩绘,这座画着兰花的大楼一时成为成都的一个景点和地标。
意外的是,如此巨作,王庆雪得到的报酬仅仅两万元,这其实相当于一个粉刷匠的工钱!后来他对朋友说,人家成都老板给出的费用是24万,被中间人拿走了其中的22万,然而,王庆雪并没有埋怨,他说如果没有人家的推介,这两万元他也挣不上,两万元在家乡来讲就是十几亩地的全部收入,一支画笔挣出来的是他第一个“天价”!

牛人王庆雪高空中作画的新闻被媒体广泛报道宣传后,令王庆雪始料不及的是,能画巨幅画的他一下子蜚声画界,业务接踵而至。2004年6月份,王庆雪在新加坡国际俱乐部绘制宽7米,高15米大型作品《牡丹图》;2005年9月在北京市玉泉山朝鹤亭绘制《燕京八景》大型壁画;2005年10月在北京中南海北门影壁墙上绘制《富贵牡丹图》大型壁画;2006年5月在北京南苑飞机场绘制高4米宽90米长的大型壁画《首都民乐图》;2007年参加了在天安门右侧中山公园内273间长廊壁画绘制长篇人物画《红楼梦》,此项属于奥运督办工程;2008年奥运前夕参加北京颐和园内百米长廊壁画修复;2012年10月在中央电视台国际影视城2楼绘制了《八仙过海》……

许多巨幅壁画作品完成后,王庆雪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专业大型壁画家,画作的酬劳已没有中间人的盘剥,他完成了一个农民向艺术家的嬗变,一幅画作的收入比得上一个农民一辈子的积蓄,他成功了,很多作品走出国门,被日本、新加坡等国藏家购买,在当代画家的名录上赫然有了他的名字杨红俊,画作在拍卖行论尺定价。立住脚跟的王庆雪在北京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被好心人重新设计了自身形象,从那时起,他的脑袋后面留起了马尾辫,是啊椿姬彩菜,大艺术家总该要有“艺术范”才行!
王庆雪说,绘制大型壁画作品带来的是收入的增加和生存的自由,而他心中挚爱的依旧是人物和山水,所以,中国书画艺术最高殿堂——中国美术馆成了他最经常去的地方,他认真观看各种展品,博取众家之长,努力提高自己的书画技艺和驾驭题材的能力,一个画家只有靠作品带来的自信,才是一个真正搞艺术的人,才能懂得享受艺术,走上一条思想性和创新性相结合的艺术之路,这条路才有无限的魅力和顽强的生命力。
“艺术家”好多年了王庆雪还是一个农民范,他最爱和故宫里的那些老伙计一起交流切磋,一瓶酒,一把花生,聊聊家常,谈谈人生,王志千彼此抒发北漂的感慨,所以,许多同伴成为莫逆之交。有一天,一个七十多岁的木工老李对他说:“你画一幅画,我来刻,咱们弄几块版让家人看看咱干的活儿!”王庆雪一听来了兴趣,说:“我画得很快,可您刻起来多费功夫?”老李呵呵一笑,说:“你画完再说吧!”于是,王庆雪挥笔而就一幅富贵牡丹小工笔交给了老李。其实,王庆雪知道老李的本领,这个木工根本不用画任何线条就能在一块木板上刻出各种各样的图案,他的眼就是准头,他的手就是尺子。
第二天一早,还是让王庆雪吃惊的是老李淋漓尽致的把他的画作刻在了一块木板上,与他的画作分毫不差,纤毫毕现,王庆雪由衷佩服道:“您老真神人也!这才是艺术范儿!”老李说:“咱们有缘相识,过不几天我就回老家了,可叹我无儿无女,有一个颜料秘方我要传给你!”王庆雪好奇起来,只听老李说:“我仔细看过你的画作,用的多是化工色彩,颜色虽艳丽却缺少自然的光泽和柔和刘石坚,而颜料才是画作的生命!”王庆雪点头称是,敬佩变成了敬仰,老李从内衣口袋中掏出一张发黄的纸片递给他,说:“以后,你的颜料就用这个方子上面的找寻,自己配制,绝对与众不同!”王庆雪颤抖着双手接过这张纸片,看过之后不由得惊讶起来,其实,他早知道古人作画善用大自然中的矿物和植物颜料,可他不知如何寻觅和配制,这张小小的纸片记载的正是他梦寐以求的无价之宝。于是,王庆雪恭恭敬敬的向老李鞠躬致谢,老李却因托付至人颔首而笑,说:“一瓶二锅头,再来点猪头肉咱们就两清了!”
从此后,王庆雪使用天然颜料的山水画惊艳着北京书画圈,大家纷纷议论他的颜色为何如此鲜活生动,红色灿然,绿色青翠,蓝色欲滴,白色纯净,黄色温润,王庆雪默默不语,这是他决胜之宝,怎能轻易示人呢?所以,他的代表作《万山红遍》、《层林尽染》、《花开富贵》、《贵妃醉酒》等受到热捧,要价随他心性仍趋之若鹜。而他自信地说:“我用画作表达发现之美,全神贯注地沉浸到香淳的画境之中,感受到一种人与自然的心灵交流和沟通缪洁晶,完全进入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是啊,人与自然的交流中,使用自然界的颜料是他说这番话的底气。
王庆雪给我讲这段故事时,我对他说:“《国家宝藏》播出时,故宫博物院推出的三件国宝中有一幅是北宋末年18岁画家王希孟所作的青绿山水巨幅画卷《千里江山图》,其用料之精,世所罕见,颜料全部来自天然矿物和植物,保存千年颜色依旧如新,白色用的是砗磲化石,蓝色用的是极品孔雀石,石青和青金石都是罕见的天然矿物,调和颜料的明胶则是东阿所制上等驴皮胶,此外还有上等宝石、玛瑙、珍珠等……各色颜料都是极品中的精品,黄金比之都逊色几分!今天复制《千里江山图》,恐怕都难以再现,所以此画被称为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入馆后一共才展出三次!”
王庆雪听后十分感慨,作为画家的他佩服王希孟的画技,更羡慕王希孟拥有的那份机缘,我对他说:“白石老人六十岁时才摸到艺术的门槛,而您今天的成果如此辉煌,趁此文化盛世,不妨为我们展示一下您的梦想如何?”
王庆雪说道:“书画艺术是我的生命,热爱它就是热爱我的生命!艺术的道路没有止境,我一定能创造出更加惊艳的作品!”
采访结束,我熟知了民间画家王庆雪几十年的奋斗历程,他通过孜孜不倦的追求,从一个下里巴人成为中国艺术殿堂里的阳春白雪,他的成功也充分说明:艺术的天空中并没有任何界限,只要有梦想,只要努力,没有什么不可以。
本文编辑:邓亚辉
值班主任:张 柯
QQ:2263417907
QQ邮箱:2263417907@QQ.COM
广告招商进行中.....

文章都看完了不点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