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键驱动王小波:有些崇高比堕落还要坏-迪点文化

王小波:有些崇高比堕落还要坏-迪点文化

王小波提倡思维的乐趣,实际上这不仅令自己开心,更让别人高兴曲阿小将,我就是从中得到无穷快乐的人之一。 王小波看世界的方式是如此的令我惊奇,这不是他真的提出了什么观点和思想,他只是把我们身边的或是曾经经历的,正在经历的东西用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他的一生虽然短暂,却一定是快乐洒脱的,因为,他的思维没有疆界,没有禁忌,也许这次是思维真正可以成为乐趣的原因吧。我想这就是天才吧,天才不是谁能束缚的,尤其是思想上,他们总能给我们惊奇和新意。
文|王小波
七十年代发生了这样一回事:河里发大水,冲走了一根国家的电线杆。有位知青下水去追,电线杆没捞上来,人却淹死了魏子雅。何广位这位知青受到表彰,成了革命烈士。
这件事在知青中间引起了一点小小的困惑:我们的一条命,到底抵不抵得上一根木头?结果是困惑的人惨遭批判,不瞒你说,我本人就是困惑者之一,所以对这件事记忆犹新。
照我看来,我们吃了很多年的饭才长到这么大,价值肯定比一根木头高;拿我们去换木头是不值的。但人家告诉我说:国家财产是大义之所在,见到它被水冲走,连想都不要想,就要下水去捞再与天比高。不要说是木头,就是根稻草,也得跳下水。他们还说,我这种值不值的论调是种落后言论——幸好还没有说我反动快捷键驱动。
实际上,我在年轻时是个标准的愣头青,水性也好。见到大水冲走了木头,第一个跳下水的准是我,假如水势太大,我也可能被淹死,成为烈士,因为我毕竟还不是鸭子。
这就是说千鬼黛,我并不缺少崇高的气质,我只是不会唱那些高调。
时隔二十多年,我也读了一些书,从书本知识和亲身经历之中,我得到了这样一种结论:自打孔孟到如今,我们这个社会里只有两种人麻永东。

一种编写生活的脚本,另一种去演出这些脚本。前一种人是古代的圣贤,七十年代的政工干部;后一种包括古代的老百姓和近代的知青。所谓上智下愚、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东野稷败马,就是这个意思吧。
从气质来说,我只适合当演员,不适合当编剧,但是看到脚本编得太坏时,总禁不住要多上几句嘴,就被当落后分子来看待。这么多年了,我也习惯了。
在一个文明社会里,个人总要做出一些牺牲——牺牲“自我”肖凯提,成就“超我”——这些牺牲就是崇高的行为。我从不拒绝演出这样的戏,但总希望剧情合理一些——我觉得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
举例来说蔡念慈,洪水冲走国家财产,我们年轻人有抢救之责,这是没有疑问的,但总要问问捞些什么许和琪。捞木头尚称合理,捞稻草就太过分钱慧仪。这种言论是对崇高唱了反调。

现在的人会同意,这罪不在我:剧本编得实在差劲。由此就可以推导出:崇高并不总是对的,低下的一方有时也会有些道理。实际上李成环,就是唱高调的人见了一根稻草被冲走,也不会跳下水,但不妨碍他继续这么说下去。
事实上,有些崇高是人所共知的虚伪,这种东西比堕落还要坏。
人有权拒绝一种虚伪的崇高,正如他有权拒绝下水去捞一根稻草。假如这是对的,就对营造或提倡社会伦理的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能只顾浪漫煽情,要留有余地;换言之钟海源,不能够只讲崇高,不讲道理。
举例来说,孟子发明了一种伦理学原和玉,说亲亲敬长是人的良知良能,孝敬父母、忠君爱国是人间的大义。所以,臣民向君父奉献一切,就是崇高之所在。
孟子的文章写得很煽情,让我自愧不如男色多瑙河,他老人家要是肯去做诗,就是中国的拜伦;只可惜不讲道理。臣民奉献了一切之后,靠什么活着?
再比方说,在七十年代,人们说,大公无私就是崇高之所在。为公前进一步死,强过了为私后退半步生。这是不讲道理的:我们都死了,谁来干活呢?

在煽情的伦理流行之时,人所共知的虚伪无所不在;因为照那些高调去生活,不是累死就是饿死——高调加虚伪才能构成一种可行的生活方式余世雄。
从历史上我们知道,宋明理学是一种高调。理学越兴盛,人也越虚伪。从亲身经历中我们知道,七十年代的调门最高。知青为了上大学、回城,什么事都干出来了。
有种虚伪是不该受谴责的,因为这是为了能活着。现在又有人在提倡追逐崇高,我不知道是在提倡理性,还是一味煽情臂力无限。假如是后者,那就是犯了老毛病。
与此相反,在英国倒是出现了一种一点都不煽情的伦理学。让我们先把这相反的事情说上一说——罗素先生这样评价功利主义的伦理学家:这些人的理论虽然显得卑下,但却关心同胞们的福利,所以他们本人的品格是无可挑剔的。
然后再让我们反过来说——我们这里的伦理学家既然提倡相反的伦理水腐传,评价也该是相反的肛脉。他们的理论虽然崇高,但却无视多数人的利益;这种偏执还得到官方的奖励,在七十年代,高调唱得好,就能升官——他们本人的品行如何,也就不好说了。
我总觉得有煽情气质的人唱高调是浪费自己的才能:应该试试去写诗——照我看,七十年代的政工干部都有诗人的气质——把营造社会伦理的工作让给那些善讲道理的人,于公于私,这都不是坏事。
联系我们
客服微信:755876299 zhshy02
咨询电话:010-8898206815611112092
投稿信箱:755876299@qq.com
↓↓↓【更多精彩】博士毕业论文悲情致谢引女友回应:学术是一场超越金钱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