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生产线歪歌繁华世界,谁记得他们-读书村

繁华世界,谁记得他们-读书村

寻找质朴生活阴符方士,回到安静阅读:点击上方"读书村"↑订阅

繁华世界,谁记得他们
文 | 郑西宁
“过年了,过年了,回家了,过年喽!”是呀!要过年了,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九了。工地放假了,工友们都忙活着打点行装。每个人的脸上都露着微笑,他们怀着喜悦和迫切的心情,将一件件提前给家人准备好的礼物往行李箱里放着。准备要去赶晚上的火车回去四川老家,和家人一起过大年。
黄昏时分,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大地灰蒙蒙一片,空中一层厚厚的雾霭笼罩着,天更暗沉了,一切生命都悄悄进入了梦乡,了无生气。工棚里死一般的寂静,刘志强一个人坐在冰冷冷的床板上,膝盖抵着胸膛,双手抱腿,将头埋在双膝中间。过了很久,他抬起头,牙齿咬地咯咯响,心脏噗通地跳,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他抽噎着,开始还断断续续的,接着嚎啕大哭。
回家,一个多么温暖的字眼鹩哥说话教材。家,是温馨的港湾,是累了歇脚的地方,是妈妈慈爱的笑容,是爸爸严肃的训斥。是妈妈纳的千层底,爸爸的旱烟袋。家,是老婆的温柔,孩子的嬉闹。是一家人围炉而坐,相互取暖极品阴阳师,诉说佳话。多少年来,“家”这个字对刘志强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字眼,是一个未完成的梦。家乡是一片自由的天地,可以任由思绪放任不羁。多少次在梦里,刘志强回到了故乡,走在家门前的那座小桥上,小溪潺潺,碧波荡漾,小鱼儿自由地游来游去,青蛙欢快地在水草间跳跃。月光下一群同龄青年在田野里燃起篝火,烤玉米,红薯吃,吃饱了,躺在火堆旁看着天上的星星,憧憬未来,忘却时间,忘记回家,家人到处找。在梦里他看到年迈的父亲背着一篓子的洋芋艰难地往家走,他的背驼的更厉害了,呆宝静咳嗽的更厉害了。在梦里他看到满头银发的母亲,脸上的皱纹更多了,更深了,在她的世界里几乎没有了光明。妻子失去了青春的容颜,双眼暗淡迷茫。儿子长高了,懂事了,上学了,成绩还不错。
大家都回家了,刘志强何尝不想回家呀!自六年前和同乡们一起从四川老家出来,就一直在这家建筑公司打工。一直都没有回去过家,不是他不想回去邵一夫,他其实比谁都想家。每年到年关时,他都辗转反侧,犹豫不决,但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他没有读过什么书,没有文凭,只能做这种吃力,工资少的活。家里父亲患有肺结核,需要长期吃药。母亲由于两岁的弟弟不幸无常,承受不了打击而经常伤心流泪,哭坏了眼睛。加上长期在煤油灯下熬夜做一家人的衣服鞋子,煤油灯的黑烟无疑给她眼疾雪上加霜绝色军师。这几年视力越来越弱,几乎接近失明。快乐生产线歪歌花了很多医疗费,看了几个大夫,大夫都束手无策。儿子上学要买书,教学费。家里靠老婆一个人难以维持,要等米下锅。这些都要靠他那非常微薄的收入。火车站距工棚只有几公里的路,几站路的公交车而已,却对刘志强来说是那么的遥远,远到他连想一下都觉得是很奢侈的事情。多少次他在工棚外徘徊,捏着手中的钱有去买票的冲动,考虑再三又空着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攥紧拳头敲敲自己的脑门,长吁一口气,钻进工棚坐在角落闷声不语。
刘志强在工棚里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披上那件来打工前,母亲和妻子两个人,熬了几个晚上赶做出来的棉袄,这件棉袄陪了他整整六年,虽然已经很旧了,好几处都破过,他自己用针线笨拙地补上了。刚开始不会用针,还扎破了手指,鲜血直流。后来慢慢的熟练了,裤子,袜子,内裤破了都是自己动手缝补。就这样在工地他学会了用针线。工地平常有工作服给工人,这样他也省了买衣服的钱。那件棉袄他夏天在太阳底下晒了,整整齐齐地叠起来,放进包袱里包好,冬天的时候拿出来穿。每次穿上它就好像亲人在身边一样,心里觉得特别温暖。
刘志强掸掸棉袄上的灰,右手轻轻地拍拍心口的地方,戴上一顶毡帽,围上围巾往外走。大街上到处张灯结彩,走着行色匆匆的人们,他们熙熙攘攘,来来往往,有的忙着置办年货,有的忙着回家。“老婆,我买了羊肉,海鲜,还有对联,还需要什么吗?”一个年轻男人一边走路一边打电话。“妈妈,我们明天和爸爸一起去爷爷奶奶那里过年吗?”一个白雪公主般漂亮的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从刘志强旁边经过。刘志强的思绪翻腾,“离开时儿子才两岁多,刚学会走路不久,跌跌撞撞的,只会说爸爸妈妈。六年过去了,儿子长大了,应该有我的腰这么高吧,见了面还能认得出来吗?他还记得我这个爸爸吗?”刘志强呆呆地站在大街上。商铺门口贴满了广告,大家都在做促销,想抓住新年前这最后的机会大赚一把。商城,超市,食品店人潮涌动,川流不息。大家不畏严寒地排队抢购着,就怕错失良机,好像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似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整个城市都洋溢着节日欢快的气氛。
雪下的更大了,鹅毛般的雪花在空中飞舞。马路变白了,路旁的树变白了,房子也变白了,大地披上了白色,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刘志强没有心思赏雪景,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穿过一个广场,走过一条灰暗的街道于垚辰 ,刘志强愣住了,这里的一切怎么如此的熟悉。他抬起头,哦,这不是我二年前干活的地方嘛。这是一个豪华住宅小区,十几栋大楼拔地而起,大楼内全是高档成品大户型。大楼中间一个几百平方米的中庭,有假山,喷泉,游泳池,还种植着各种奇花异草。这个小区从打地基到建成,是他和他的几百号工友们,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用一根一根的钢材,一锹一锹的水泥,一车一车混凝土,一砖一瓦垒起来的,是他们用血和汗换来的。在四年前的某一个炎热的夏日,近四十度的高温下,一个工友正在高空作业,一阵眩晕,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跌在了竖起的钢筋上,一根钢筋穿透了他的肚子,要不是抢救及时,差点丧命。也就是在这个工地,在他做室内装修的时候,不小心从梯子上摔下来,摔断了腿,在床上躺了近一百多天。从那以后,他烙下腿疾,每逢刮风下雨,他的腿比天气预报还要准。弯下腰去,摸着那条曾经受伤的腿,刘志强一阵钻心的痛让他打了个寒颤,倒退了几步,差点摔倒,一阵酸楚,眼泪夺眶而出。刘志强站起身来,再次仰视那几栋楼,万家灯火像繁星般闪烁。每盏电灯下都有一个家,每个家都有很多故事,每个故事都很精彩。那么那一盏灯是刘志强的呢?

刘志强倒吸一口凉气——倦鸟归巢人返家,灯柔茶香身舒适。多年一个人还在外漂泊,累了,倦了,想要歇息了,可哪里是他的歇息地呢?哪里是他的家呢?世界上有千千万万个像刘志强一样的建筑工人,他们无休止的为建设卖力,终年干活,无畏严寒酷暑,日晒雨淋,把他们的血和汗化作了一栋栋建筑物。是他们的辛苦劳作,让多少个城市变得更加繁荣昌盛李刚姐,让这些城市成为排行数一数二的繁华国际大都市,在世界的舞台上为国家争得荣誉,博得面子。这些都该归功于那些像刘志强一样的建筑工人,是他们见证了城市的发展,国家的进步,世界的辉煌。可他们得到了什么呢?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把自己的全部力量,青春,甚至生命献给建筑的永恒渴望,这种渴望在地球上创造了奇迹,但他们却连一席之地也没有得到,每天都像狗一样为了几块可怜的面包,忠肝义胆,流血流汗。到头来两手空空,不能善终。
当人们高高兴兴地乔迁新居的时候,在树荫下享受清凉的时候,参观古建筑的时候,在竖起大拇指称赞世界之最的时候,有谁知道多少个孟姜女在长城上哭泣自己的丈夫;金字塔是用多少皑皑白骨垒起来的;古罗马皇宫下埋葬着多少建造者的尸体;埃菲尔铁塔,卢浮宫里有多少个游魂陪同达·芬奇的画作共眠。那么这些远去的亡灵,都是些和刘志强一样的建筑者。谁会记得他们唐少磊?谁会尊敬和重视他们?谁会将他们的名字编入史册?是的,不会的,谁也不会记得他们,谁也不会将他们的名字刻在石碑上,或者石头上让后人记得。所以,他们终将被人遗忘。
噼啪…噼…啪… 不远处放起了烟花,打破了夜的宁静。多彩的烟花和洁白的雪花混合在一起,像一个美丽的空中大花园,朵朵绽放,姹紫嫣红,夺目璀璨。照亮了刘志强那张憔悴的脸,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愁容退去了很多。(图片来自网络)
郑西宁,发表有散文作品等,陕西蓝田县人,现居德国新妇难为。
点下边标题阅读作者最新文章:
·脆弱的生命元精芝,脆弱的心
·父亲只是那个年代千千万万农民中的一个
·一个女人的重生
·我和佩的沙漠之行
·布宜诺斯艾利斯之旅
·认识一位智利妇人
·远方的故乡
读书村dushucun2015—鲜活·有质地·接地气
主持人:丁小村
联系QQ及邮箱:12545194@qq.com
微信交流群:读书村·微写作/QQ群:281290150
微信扫描或者长按下边二维码订阅丁小村言

有趣、有质、有味儿:文艺的、思想的、感性的
点击下面“原文阅读”可以查阅订阅丁小村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