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里偷闲的诗句歌词写作,泛滥无味的“江阳辙”韵!-拎耳朵

歌词写作,泛滥无味的“江阳辙”韵!-拎耳朵


之前有人在网上爬取了30位民谣歌手的热门作品歌词,统计后发现,最常使用的几个意象是:再见、姑娘、夜空、孤独、快乐。这结果比较乐观,因为在民谣圈里,还有一个更泛滥的词库:
希望,失望忙里偷闲的诗句,绝望,理想,梦想,
彷徨,迷茫,忧伤女皇选夫,惆怅,迷惘,
辉煌,善良,姑娘,力量,故乡,
南方,北方,远方,飞翔……
它们足够让初级民谣歌手通过排列组合,拼凑出一首还凑合的原创。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这些词语除了都是一些抽象的“大词”外,他们都符合“江阳辙”的押韵规则。

什么是“江阳辙”?
我国的汉字押韵主要以“十三辙”为参照,每个“辙”都包含一个或多个韵母,每句歌词的最后一个字——也就是“韵脚”都要符合相应的“辙”的规则。
其中第十二辙“江阳辙”是指韵母为ang,iang,uang的字。在汉语里乡野痞医,江阳辙的词“宽辙,词多、字多,发音嘹亮,打远“,因而特别适合用于曲艺和流行音乐创作。
说个自己的经历。
深圳中心书城大广场是街头歌手的天堂,不仅没有城管干涉,许多市民还很喜欢周末吃完晚饭,趿拉着拖鞋、穿着大裤衩过来乘凉听歌。其中一位名叫钟斌的民谣歌手有点意思,之前“榕树下·民谣在路上”深圳站,常在音乐厅门口唱歌的他还被请进去暖了个场。
有天路过,看到他前边摆了一摞自己的专辑,20块一张,可买回家一听……所有作品都是清一色的梦想和远方,永远在路上,永远热泪盈眶北旅之星,特别失望,可以看出他中许巍的毒很深,我很怕民谣唱这些虚幻的东西牙齿与爱情,但随后又开始注意到,这些歌词都是押江阳辙的韵啊。

“梦想、远方、流浪”
其实不能怪创作者随大流,符合江阳辙的字词太多邱嘉雄,容易押韵,与其说费心去押韵,不如想想怎么才能不去押江阳辙。以前粗译一些英文歌词的时候,张韶轩经常就有一小段不由自主地押上了韵,江阳辙的,比如《北京王和纽约后》那篇的:
She rode a lunar wave, he flew a solar beam
她骑着月亮的波浪,他乘着太阳的光芒
They took on human forms to live out a dream
他们用人类的肉体奔赴着同一个梦想
所以说江阳辙既给写歌的人提供了便利,也让作品与作品之间相似意象扎堆泛滥,是一把双刃逆乱年华剑。举些典型的例子说说吧,下面提到的,不都是民谣,但以民谣居多。走起甲午甲午!

七月上 - Jam
我化尘埃飞扬,追寻赤裸逆翔
奔去七月刑场,时间烧灼滚烫
回忆撕毁臆想,路上行走匆忙
难能可贵世上,散播留香磁场
90后独立民谣音乐人Jam的爆款首先跃入了我的视野,《七月上》不仅仅押韵,还是每一句都押韵,押死了。也许不是什么坏事,说明Jam把江阳辙的字库挖掘得很深,避开了上面那些烂大街的词汇。如果以后谁想再写这类歌又保持“小众”,大可以从《七月上》里找些灵感。
整首歌全靠歌词支撑,编曲停留在demo级别,旋律初听有些亮点(每一句第十个字的处理),听多了很快就会乏味。既然是自己的歌,总有她的故事,不过多评价了。

南方姑娘 - 赵雷
日子过的就像那些不眠的晚上
她嚼着口香糖对墙满谈着理想
南方姑娘,我们都在忍受着漫长
南方姑娘,是不是高楼遮住了你的希望
用“典型”形容他挺合适,赵雷——典型的民谣歌手;《南方姑娘》——典型的民谣作品,真诚温暖而不空洞。但如果说点缺憾,那就是从标题到歌词,都在用“江阳辙”的词语,非常脸谱化。最直接的结果是,只要网上有剖析民谣“创作规律”的文章,《南方姑娘》必定躺枪。

眼望着北方 - 野孩子乐队(张玮玮)
我眼望着北方,弹琴把老歌唱
没有人看见我, 我心里多悲伤
我坐在老地方,我抬头看天上
找不到北斗星, 我只看见月亮
野孩子和张玮玮是民谣界的“政治正确”,黑不得,也没得黑。这首《眼望着北方》在野孩子现场由张玮玮演唱,我太不清楚应该算张玮玮还是野孩子的作品,从气质上判断,应该是归到野孩子的。
《眼望着北方》就表意来说没什么亮点,陈词滥调,但胜在野孩子的血脉上,六字一句,规规整整食人巨蚊,不拐弯抹角。一条主线从头贯穿至尾,和声一起,空旷和苍凉奔涌而出。人在北,心在南的作品多如牛毛宁丹琳被打,消沉感伤难以自拔,牵挂北方的作品自然更引人注目。
毕竟是老歌了,用江阳辙押韵在当时还不算老套,但如果请他们以此标题重新创作,估计不会再这么押韵。一首歌就是一段生活状态的记录,可以理解。


向往 - 李健
多想你在我身旁
看命运变化无常
体会这默默忍耐的力量
当春风掠过山岗
依然能感觉寒冷
却无法阻挡对温暖的向往
最近才意识到《向往》是江阳辙的佳作之一伊路德人。大部分人是在2011年春晚方大同、李健、萧敬腾的“新势力歌组合”里知道的《向往》,这首歌其实是2005年的作品,三位新势力也早就不是乐坛新人了。《向往》副歌押韵使用的江阳辙,幸好李健填上了丰满而富有生命力的歌词,加上他的天籁嗓音,即使有“迷惘”“飞翔”也没没流于浅显表面。
江阳辙为韵脚的歌句往往给听众“过于顺口,过于押韵”的出戏感,《向往》能让我很长时间没发现这点,已经成功了。相比之下野乃宇,刑天溯的《月光》就略显苍白。
知乎上对李健的评价很中肯:李健的歌词很少运用一些诸如“南方、北方、姑娘”这类被用俗的意象歌词,反而和林夕一样,喜欢用叙事的手法,去勾勒出画面感。

那一年- 许巍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
找不到你该去的方向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
感觉到从来没有的慌张
许巍不知道是多少街头流浪歌手的奋斗目标,必须承认草根民谣对江阳辙的崇尚很大程度上来自对许巍的模仿。
许巍第二张专辑《那一年》的同名曲凯登·克劳丝,并不是他最典型的流浪故事,粗略地回顾了下其他作品,许巍自己特别克制那些流俗印象的使用(尽管当时尚未流俗),像《蓝莲花》也仅限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和“也曾感到彷徨”两处。
之所以认为许巍是江阳辙造句的鼻祖,源自他创作的整个情感集合,而非拆开的独立作品:《故乡》里的背井离乡,浪子与女人,《温暖》里的大理洱海,抑郁与释然,这首《那一年》里的茫然无助,脆弱不堪……
许巍前两张专辑勾勒出一个活生生的草根青年奋斗历程,他经历过的困难是大多数流浪者、游侠们也会经历,或者正在。许巍成功了,可后继者还没有,他们尚不能切身体悟《时光·漫步》和《每一刻都是崭新的》的心境,更不必说《此时此刻》的禅意魔幻紫水晶,只能从前两张专辑里寻找自己的灵感石二群。无数个“在路上”“梦想”“姑娘”“彷徨”便应运而生西渡口论坛。

自由飞翔 - 凤凰传奇
在你的心上,自由地飞翔
灿烂的星光,永恒地徜徉
一路的方向,照耀我心上
辽远的边疆,随我去远方
没看懂这首歌到底在讲什么,如果称之为“状态流”创作应该没问题吧?既可以用来表达漫长路上追求自由的洒脱,也可以陪衬蒙古草原的悠远广袤。没有具体的故事,只知道是个“放飞自我”模糊状态。上面的这段副歌歌词瞿天临,可以视为从江阳辙词库中随机组合进行写作的成功范本。

小芳 - 李春波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长得好看又善良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辫子粗又长
当然林萧肃,更多新生代民谣作品的歌词已经不再使用这么大众的江阳辙词库,转而寻找个性十足的新天地。要么更加直抒胸臆,具体到每个生活细节,比如五条人《广东姑娘》:“可我,舞步凌乱让人沮丧,总是踩到你的拖鞋上”;要么千锤百炼,更加耐人寻味,比如宋冬野《空港曲》:“可艺术之王垂死于度量,可信仰不过是忘记真相”栾贝贝。
多样性地自然不是什么坏事,只是听众需要面对和筛选更多的文字垃圾罢了。音乐上也讲究先来后到,听众买较早使用江阳辙押韵的账,后人再跟着模仿松乔体检,诚意肯定不足。既然如此,十三辙那么多选择,为什么不试试其他十二辙呢?
这篇文章原本要群嘲一通,想了想既然不是专业,指不定要出什么差错,还是兜着点、换成更客气的说法吧,只针对作品不针对人恩度说明书。最后,放上一首值得认真研究的歌词吧,《龙文》,还有《让我们荡起双桨》《菊花台》等佳作就不一一提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