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弥斯早胜往事之人物篇《狗蛋》-庆阳人在他乡

早胜往事之人物篇《狗蛋》-庆阳人在他乡

美文|美食|乡音|乡愁
庆阳人在他乡


早胜往事之人物篇——狗蛋
文/师建军
题记:这是一段蓄谋已久的文字,主人公的故事在我脑海里跳跃闪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之所以迟迟没敢下笔,是因为笔触过于稚嫩,写不好这个人及这段难以忘却的故事。大凡世上的事,好多都是巧合,若有雷同之处,请绕道而行……

天刚麻麻亮,太阳只露出来一丁点光亮,狗蛋的婆娘就开始嚷嚷了,“驴RI哈的,昨天谁又偷走了她的尿盆子,让她憋了一夜的臊尿!……”,狗蛋一直没吭声,眯眼看着这个耍泼的女人。一切都习已为常了忒弥斯,要是一天听不到婆娘的喊叫和漫骂,这一天又是何等的乏味和无趣,换言之,这漫长的一生又如何了无生趣!!农村人穷,八十年代末,塑料鞋底子都能变相卖钱,长武客收破烂的沿街顺巷的吆喝,丢个塑料尿盆子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了。

狗蛋正在房沿台子上洗脸,脸盆子实际上比他的脸值钱多了,正儿八经的老货,纯黄铜的,上面镂刻着“二十四孝”图,当年老先人在“三反,五反”中抄谁家落下的,已经置放的生了绿锈。狗蛋洗脸,与众不同,黄铜脸盆子放在房沿台子下面,人趷蹴在房沿台子上面,居高临下,半坡作业,这样人会舒服一些。狗蛋人长的丰伟大样,冬瓜头,长颈,粮食桩子一样的身板,脚蹬一双黑条绒布大棉窝窝,一身哔咔中山服,镜子里不用照,一照像骑白龙马的唐僧,自信帅呆了。三下五除二,羊肚手巾拧干了,三下两下,把油头和粉面齐齐抹了数下,脸上顿觉神清气爽,二拇指伸出来往棒棒油盒子里一戳,指头蛋子上沾满了棒棒油,连头带脸的捎带一抹,整个身上顿时澎湃热火起来。冬三九,夏三伏百变显神通,他一直这样洗脸,润脸。这种守旧的洗脸法,已经成了他的专利。自行车子已经扎绑好,罐头瓶子已经灌好了茶水再见前妻,因为要上平子跟集,一路上全是慢上坡路,他特意多抓了一些钢沫子茶叶,这样蹬自行车有劲,试不来轻与重,累与不累……

车子蹬到了史家城时,狗蛋又碰到了本村的春生,两人又说又笑,很快到达了平子,平子街西头,但凡早胜上来跟集的商贩,摊子全都摆放在这儿,狗蛋人熟,自然就摆在了这黄金地段。再说,这儿有个大尻子婆娘是老熟人,集集给他罐头瓶子里倒煎水哩,钢丝床还在她家放哩,她老汉是个卖茶叶的,顺手牵羊还能溜点好茶叶喝。

拐到大房背后,就是狗蛋放钢丝床的地方。大尻子婆娘男人正吃早饭,玉米糁子喝得呼噜噜的,筷子上又夹着一大片腌包包菜,翻着肿泡泡眼窝,呜啦着,谦让着,他应付着,心里在嘀咕,早上我吃的面辣子夹锅塌塌,一口气咥了五个,瓷实着哩。胖婆娘正在洗衣服,身体一颤一颤的,像个面袋子在动弹,胖是胖,脸上耐看着哩王真洁,他这样想着,心里美日塌咧。

十一点多了,集市上人渐渐多了起来,狗蛋三下两下,两个钢丝床一合,他麻溜的蹬上了广告服,广告服是啥,是三角裤头,狗蛋跟集过会卖的就是三角裤头,西安市康复路发货的老陕都知道狗蛋是个卖裤头的。金周至,银户县人都知道。一下西安康复路进货,狗蛋就像到了自己家里,端起碗就吃,拿起馍就啃,平子街里也一样。狗蛋是个蔫叫驴,平时没话一声不吭漆原智志,生意场上却如鱼得水。见了外前人还就罢了,一见跟集逛会的婆娘,狗蛋的鼻子眼窝都活泛起来,平日的木讷拙笨一扫而光,脸上笑意盈盈高义山,生动无比。此时的他长裤子上套着个女式裤头,在钢丝床上跳着“迪斯科”,录音机里放着《冬天里的一把火》,他浑身上下像架上了火炉子,顿时热了起来。“三元一条,五元两条咧”蔡飞雨,

“发不了家,致不了富,五元能买两条裤!”,他夸大其辞的吆喝着,随着他强劲煽情的优美动作,老婆娘,小媳妇刹那间把那围的水泄不通,嚷嚷的要他腿上穿的那个“二龙戏珠”图案。一条一块二进的货,能长大对半利润,想到这儿,他的西瓜臀扭得更欢了,像个舀油勺子,眼神也开始发飚了。熊嘉琪

集市散了,回到早胜了,大钞小票的一清点,今又赚了一百五十几块,除了给老婆买卫生纸,娃娃买麻糖和方便面,净赚一百三。“多好的生意哟,这样干上一二年,盖五间工字二房没一点麻达!”嬉农记。想到这儿,狗蛋又高兴的笑了起来,吃最后一碗干面时,他吸溜的更欢了李惠媛,风卷残云末世基因锁,饱嗝连连。吃罢,他又提上煎面汤烫的猪食,下地坑院里喂猪去了。槽头上养了头老母猪,刚下完了一窝猪娃子,中村人硬打实的捉了去,乌克兰糙嘴,不挑食。老母猪的肚子耷拉着,一走路,奶头都拖在了地上,划了一道深渠。狗蛋猪喂的好,个个膘肥体壮,健硕如牛,他在部队上就是个喂猪的,退伍后怕难听,逢人便说,“他在部队是个炊事员,专搞后勤工作哩……”

第三天,古八月八了,早胜逢集,狗蛋没有出摊子,听说和婆娘干架了罗美慧。婆娘心细如丝,在他身上闻到了雪花膏的味道,再后来,听史家城的春生说,狗蛋给平子街上的大尻子婆娘免费送了两条三角裤头,婆娘知道后不依不饶,要专程跑到平子街上闹事去哩,狗蛋送的何止是两条三角裤头,而是他的一颗滚烫骚动的心。她要上平子去抠了那大尻子婆娘的脸蛋血战太行山。从此后,狗蛋再也没有去平子跟过集,而特地去了比较远的宫河,周家。路是沟路,两面环山,为此,好心的婆娘还专门磨了些碗豆炒面,说吃了耐实,蹬自行车有劲……

再后来,我去南方打工了。几年后回到家时许篙,狗蛋已盖了五间大工字房,婆娘正在浇窗台上的绿萝,翠翠的叶子已爬上了房檐。狗蛋再也没有卖裤头,也卖不成了,现在又改卖十字绣了,临街有两间门面,连装框带销售。
晌午了,狗蛋一家人正在吃洋芋糊糊面,狗蛋嘴拌得老响,婆娘仍旧在嘟囔,锅盖上,新裤头作的抹布呈三角型,悠悠的冒着热气。

师建军,甘肃宁县人,70后小贩一枚。在生命的尘埃里捡拾诗意的花朵,在人世的烟火中追寻精神的绿地。愿把最普通的人事用情怀酝酿,与你沉醉于诗意的远方。
作者:师建军
插画:网络
编辑:义渠君